从球迷到投资人一个上海男人的足球梦


一个球迷,因为喜爱足球,所以组建了一支球队,然后一路过关斩将,从甲级联赛晋级到超级联赛。这样的情节,在足球游戏中发生似乎并不意外,但它在现实中成线日,对孙峥来说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由他投资的上海嘉定泉绮开拓者足球俱乐部成功晋级2022中国室内五人制足球超级联赛,一支民营草根球队踏进了国内五人制足球的最高殿堂。

那一晚的庆功宴上,众人激情澎湃,没有老板和球员之分,只有兄弟情义。俱乐部难得允许球员可以喝点啤酒庆祝,但自律的球员多是以茶代酒。进入山东滨州闭环赛区与球队同吃同住的孙峥,也在经历了半个多月的跌宕起伏之后,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即将迈入人生的不惑之年,孙峥经营着一家水务工程设计公司,早已事业有成。足球,是他心中的另一个梦,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在中国足球处于低谷之时,他还在不求回报地一头扎进去。

在中国,私人投资组建足球队并不鲜见。起初,孙峥也只是有个玩票的想法,一方面企业有实力组建球队,而且嘉定也有很好的业余足球氛围,可以参加区级联赛。

成功男人背后还有一个男人。这里不得不提孙峥的同学杨波,两人都是球迷,平时喜欢踢球。六年前的一次同学聚会上,两人相遇,再次聊起足球颇为投机,仿佛又回到青春校园。孙峥把组建球队的想法跟杨波交流,问他是否有意过来一起干。心头一热的杨波没有犹豫,辞了原来的工作,入职到孙峥的公司,且大部分精力放在球队工作。2017年,上海嘉定泉绮开拓者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

真的有了球队,就没有不想干出点名堂的。此前,嘉定出了一支草根球队一路打进乙级联赛,这给了孙峥很大的触动。“搞十一人制足球我们基础还比较薄弱,在区足协的支持下,我们考虑往五人制足球方向发展。”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孙峥跟朋友一起去俄罗斯看球,之前还去到西班牙、德国、法国观看联赛,感受足球氛围,也看到了五人制足球在欧洲的兴盛。

“五人制足球起源于南美洲,在巴西、阿根廷,很多球员从小就是接触五人制足球。因为更讲究技术和配合,所以五人制球员再转到11人制的话,也有一定的优势。很多欧洲豪门像巴萨都有自己的五人制足球球。近几年亚洲球队泰国、越南成绩赶上来了,跟国内五人制足球发展有很大的关系。”

五人制足球易于开展,在上海有着较好的群众基础,然而因为比赛少,社会关注度并不高。无论从自身球队发展,还是五人制项目的推广,孙峥意识到首先要打出成绩,让更多人看到“泉绮”。

“争取打职业比赛,在全国五人制足球项目里占有一席之地。”孙峥有这样的雄心,但足球创业并非易事。

在“泉绮”之前,上海徐房工程大足球俱乐部是上海五人制足球的老牌劲旅,常年称霸上海传统赛事延锋杯的冠军,征战中国五人制足球甲级、超级联赛和足协杯赛。

一支新军“搅动”了上海业余足球圈。“泉绮”组队之初球员“七拼八凑”,四五名企业的员工,再加上朋友介绍朋友,教练也是兼职的,球队开始亮相于各级业余比赛。正是有着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勇气,球队每年都在进步。2021年,他们勇夺第26届延锋杯上海市总冠军,也为自己赢得了参加全国五人制足球甲级联赛的资格。

随着徐房集团淡出,“泉绮”与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组成新的合作团队,也拉开了上海五人制足球“新旧王者”更替的序幕。

嘉定以前是“足球弱县”,2009年新一届区足协班子成立后,通过搭建赛事平台,让业余足球形成由面到点的突破。嘉定区足协副秘书长顾玉峰说:“嘉定有自己的升降级足球联赛,每年有两三百场比赛,参与人次达到上万,企业积极参与,还解决了一部分退役球员的出路问题。平台越做越好,也能吸引人才过来。”今年,嘉定汇龙足球俱乐部以递补身份征战中甲联赛,泉绮俱乐部又一步冲超,嘉定体育有了足球这张新名片。

或许正是应了低调为人、高调做事的风格。早在2019年底,俱乐部就开始引援,网罗国内五人制足球的优秀球员,为俱乐部发展做铺垫。球队虽小,孙峥却有着蓝图规划,不但要打入五人制足球超级联赛去争冠,还要进行青训布局,培养足球后备人才。

最让孙峥得意的一笔引援,还是将2020年度中国五人制金球奖得主的丁顺杰招至麾下。在金球奖颁奖礼上,丁顺杰身边站着的是十一人制金球奖得主吴曦。两位金球奖得主,吴曦的名气远远大于丁顺杰,但后者是很多五人制球员的偶像。

三十出头的丁顺杰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从小就展现出足球天赋。他曾经入选城运会上海代表队,与武磊、颜骏凌、柏佳骏等人是队友;进入过申花预备队、崇明根宝足球基地训练,还被徐根宝看中,邀其加盟东亚队。彼时的他,刚刚在徐房俱乐部落脚,考虑到俱乐部跟高校合作,取得相应的运动员等级后可以获得单招,他决定在五人制足球这条路上证明自己。

单招考入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后,丁顺杰以大学生球员的身份征战当时国内五人制足球的最高级别联赛——五甲联赛,还入选了男子五人制国家队,获得为国征战的机会。大学毕业后,丁顺杰加盟深圳南岭铁狼俱乐部,随队参加亚冠、世俱杯,也首次品尝到了联赛冠军的滋味。

这样一个炙手可热的明星,为何会选择“泉绮”?杨波说:“因为丁顺杰有个朋友跟我们很熟,聊过几次,他对我们俱乐部也很有兴趣。”不仅仅是因为家乡上海的俱乐部,丁顺杰更多的是对“泉绮”长远规划的认可,也想回来做点事,一起把嘉定的五人制足球打出名堂。

2020年10月,丁顺杰以助理教练兼球员的身份正式加盟“泉绮”。由于丁顺杰上赛季参加五人制超级联赛,所以今年的五人制甲级联赛他无法上场,但在教练的岗位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自律、认真”,这是所有认识丁顺杰的人给他的评价。2020年疫情期间,他依旧保持着健身的习惯,“我一直是比较自律的人,从饮食到训练。疫情对我的影响其实不大,只是我去健身房的机会更少了一点。”

疫情原因,2021年五人制足球甲级联赛延期至2022年。而因为前段时间上海疫情,“泉绮”6月中旬抵达赛区时,比其他球队多封闭隔离了一周。好在有经验丰富的丁顺杰带领队员们在有限的空间里进行体能训练。

8支球队的前三名获得晋级超级联赛的资格。新疆队以全胜的战绩拔得头筹,“泉绮”则跟山西和苏州两支队竞争另两个名额。

在与山西队的比赛,球队损失一员大将,主力郝敏辉受伤。五人制足球比赛规则跟篮球有相似之处,每场可以无限制换人,球队准备了三套阵容,郝敏辉的缺席等于一、二套主力少了一人,导致打乱了整个战术部署。

开弓没有回头箭。五人制足球讲究的是团队配合,边锋、中锋、后卫三条线,每个人都参与防守。在“泉绮”,有来自湖北、浙江、广东、四川等地的球员,他们把家安在了上海,为了共同的目标拧成一股绳。

孙峥全程跟着球队,为球队打气,看到教练和队员的敬业。“其实我们是奔着夺冠去的,但过程比较曲折,很不容易,杀出了新疆队一匹黑马,最后拿了亚军。总算冲超的目标达成。”

没有太多时间沉浸在冲超成功的喜悦,队员们休整2周后,又将准备7月下旬开打的五人制超级联赛。

从第一年投入四五十万,到如今800万元,球队的投入在不断升级。在目前五人制超级联赛,投入较大的球队,算上外教外援等支出,一年在1000万元到2000万元之间。目前“泉绮”也有看中的外援,但因为疫情还无法到位。

五人制足球的运营费用只是中超联赛的一个零头,可见项目本身关注度低,更谈不上商业价值。从观赏性而言,五人制足球毫不输给十一人制,球员在场上展现的传带技术、短距离冲刺、横向移动和频繁改变运动方向等,都让这个项目独具魅力。然而,现在从事五人制足球项目的专业球员,多是以前11人制被“淘汰”的一批球员,且不少已经年龄偏大。

孙峥告诉记者,现在浙江和广东的五人制足球搞得红红火火,上海虽然有两支十一人制的中超球队,但五人制足球发展已经落后。“如果我们能出点成绩,推一把五人制项目,再培养一些人出来,对上海的十一制足球也是一种贡献。”

如今,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不好,投资足球也几乎没有回报可言,这条路如何坚持走下去?孙峥也会困惑,他经常跟杨波交流。两人都非足球专业出身,刚刚踏入职业圈,很多事情还在摸着石头过河。

好在做青训的想法已定,俱乐部已经布点了区内的一些学校和幼儿园,开展青少年普及培训。俱乐部与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的合作,也为球员今后的去大学深造提供了多一个选择。

“我其实没有想过从投资足球中获得什么收益,只要自己有能力,就想为中国足球做点基础的实事吧。”孙峥梦想依旧。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